十年幣圈塵歸土 七神論劍無興衰

Oct 23, 2018新浪新聞中心

2008年11月1日,中本聰發表了一篇題為:《比特幣:一種點對點式的電子現金系統》的論文,正式開啟了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顛覆性新領域。

自此以後,已有10年,作為被賦予具有變革生產關係力量的區塊鏈技術及加密貨幣,他們到底為我們帶來了什麼?真如設想的美好願景一樣,具有顛覆性力量嗎?

10月17日,《紐約客》作家 Nick Paumgarten 發表了一篇名為《The Prophets of Cryptocurrency Survey the Boom and Bust》的萬字長長長長文,為我們詳細曝光了包括V神、Casper開發者Vlad Zamfir、以太坊大腦Gavin Wood、ConsenSys創始人Joseph Lubin、康奈爾大學教授Emin Gün Sirer、比特幣教育家Jimmy Song等在內的多位業界大咖的有趣故事以及他們對區塊鏈與加密貨幣的爭論與見解。

由於文章太長,營長簡單提取了45條主要觀點和關鍵內容,便於你們理解,也希望對你們有所幫助。如過你想更全面地了解這篇長文,請在文末點擊閱讀原文,仔細查閱這篇十分通俗易懂的敘事文吧!

以下是營長簡單整理的45條信息點:

1、以太坊開發人員致力於全身心投入打造一個替代現有全球金融和計算基礎設施的區塊鏈網路:Web 3.0 -- -- 以一種全新的方式處理貨幣和用戶身份。這更好的契合了互聯網早期的烏托邦理想,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Facebook、谷歌等互聯網巨頭隨意消費我們的個人隱私數據。

2、以太坊 Casper 開發者 Vlad Zamfir 兩年前曾向一位記者表示「以太坊現在的技術太爛了」,V神同時在開發另外一個版本的 Casper。所以他們兩個既有合作關係,也存在競爭關係。

3、V神:當模式變得過於複雜,如果有更多時間去進行簡化也許是好的。

4、在經歷2017 年兇猛且不講道理的漲勢過後,如今的加密貨幣市場則是漫漫長夜般的低迷,像暑寒交替,就像股市和房地產市場的泡沫行情破滅一般,韭菜們被裹挾進市場,然後被無情地收割,這讓加密貨幣投資看起來像是驚心動魄的冒險。

5、加密世界充斥著關於加密貨幣及區塊鏈技術喋喋不休的爭論:是繁榮還是衰退?它們到底有多大價值?是不是真的? 是代表未來,還是曇花一現?是不是龐氏騙局? 是亞馬遜 2.0 還是鬱金香狂熱? 它們到底有什麼用處?

6、來自遺落世界的巨頭們也不斷質疑著這個領域: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傑米·戴蒙 Jamie Dimon 稱加密貨幣是騙局;投資之神沃倫·巴菲特用的措辭是老鼠藥的平方。大批持懷疑意見的人士和技術恐懼者,或出於嫉妒、漠視或智慧,紛紛發表了此類批評論調。而真正的信仰者和瘋狂下注的投資者大多數時候對批評是不屑一顧的,他們相信一個新的秩序即將破曉而出。

7、「儘力去創造出某種程度上與現有世界呈完全平行狀態、彼此沒有交集的新體系,是一件很棒的事,」V神說,「它確實與社會其餘部分互動,目標是絕對提升主流世界的體驗,但我們走的是另外一條道路。」

但這樣的任務可能需要花費很多年,經歷幾個經濟和投資周期。舊有的設施腐朽了,新的設施在它的旁邊搭建起來,就像是哈德森河上舊大橋旁邊建起的新橋,在舊橋旁邊逐步發展壯大,有朝一日正式取而代之。

8、藍眼球、精緻的五官、高大卻瘦弱的外表、平緩、機器般的語調,讓人覺得,這是不是一個外星人,但他又是那種很暖的大男孩。

9、在蒙特利爾會議上,V神面前擺了這樣幾件東西:筆、便簽紙和手機。他幾乎沒有社交上的客套,也沒有情緒激動的表達,但當他發現問題,或者明確肯定的見解時,總會慷慨地用筆在便簽上寫下鼓勵的措辭:是的,沒錯,或者表達疑問Hmm?

他有著一種不太容易理解的冷幽默。他似乎能在你搞清楚自己的問題之前,就已預判到你的問題,但他會強迫自己聽完你的表述。 「我當然沒有那種扎克伯格似的野心勃勃、一根筋式的 CEO 人格。」

10、穿衣風格一如既往是灰色的圓領 T 恤,黑色休閑褲、無帶的阿迪達斯運動鞋和藍綠色襪子。他經常穿著獨角獸和彩虹圖案的 T 恤衫,身價驚人的他對炫富毫無興趣。而近期向一個研究提高人類壽命的科研項目捐贈了幾百萬美元。

11、他沒有助理、沒有隨行人員,個人物品極少,旅行都是輕裝簡行。「最近我把背包從 60 升降至 40 升,40 升比較方便,我可以背著它走上 15 公里。」

12、V神的父親 Dmitry Buterin表示兒子對接受採訪並不感興趣。」他正全身心投入研究工作,以太坊社區將那麼多重擔壓在他身上,他不是很開心,他希望以太坊社區更抗壓。」

13、Dmitry Buterin在兒子六歲的時候移民到了加拿大,定居在多倫多,V神三歲時得到了一台舊電腦,就開始玩 Excel 軟體,大約10歲時,就開始自己開發電腦遊戲了。「Vitalik 是個非常聰明的孩子,他的思維像是持續飆車一般,這讓他有些難以與人溝通。他在 9 歲或 10 歲以前很少說話,那個時候,他讓我十分擔心。」

14、「在了解比特幣之前,我當時開心的玩著《魔獸世界》」,V神當時就有著關於中心化系統和權威的風險、以及這其中固有的不公平的一些萌芽想法。他曾經對一位記者表示:「我把所有一切政府監管或公司化控制都視為完全的邪惡。我認為身處這些機構中的人都有些像《辛普森一家》中的反面角色。」

15、「如果你看看早期參與比特幣社區的人,他們之前的來歷出身。如果有來歷的話,你會發現都是來自開源社區 Linux、Mozilla 和搞垃圾郵件清單的。這些顛覆分子、自由主義者,政治立場橫跨了極左到極右,有很多不隸屬任何機構,或者沒上過名校。我發現區塊鏈讓幾千個像我一樣的人,能從一片空白上憑空打造出一個全新的社會架構。」

16、PoW(Proof of Work )存在嚴重的、在某些人眼裡是致命的缺陷。

首先,它需要消耗巨大的電力。據稱比特幣區塊鏈網路今年的能源消耗量將相當於奧地利一個國家的用量,產生的二氧化碳與 100 萬架跨大西洋航班的排放量相當。

其次,算力過於集中可能會影響到網路決策。

17、 PoS(Proof of Stake),ETH的持幣者成為驗證者,通常從每筆交易中收取少量費用。理論上持有代幣越多的人,影響力越大,所以 PoW 擁躉者認為, PoS 網路會成為有錢人的天下,是中心化的,是新瓶裝舊酒,改變不了少數人掌握多數財富的老問題。

18、2013 年 Vitalik Buterin 在美國聖何塞出席一次比特幣會議,讓他感覺第一次遇到了人生知己,區塊鏈是值得他傾心投入的運動。「我一直苦苦尋找的人都在那,我熱愛的技術給了我愛的反饋。」V神當時在寫有關比特幣的博客,每篇博客的報酬是五個比特幣。後來他和羅馬尼亞比特幣企業家 Mihai Alisie 共同創立了雜誌《Bitcoin Magazine》。

19、Vitalik神在參加全球各類比特幣會議時,他開始考慮比特幣的局限性,想要擴展比特幣平台的非貨幣性應用,讓該網路變得像瑞士軍刀一樣用途全面。他修改設計了一個全能版本,一個擁有更廣泛用途、有更多應用的區塊鏈平台 -- -- 以太坊。

2013 年 11 月,V神寫了一份白皮書,提議打造一個全新的開源、分散式計算平台,人們可以在該平台上建設各種智能合約和應用,也可以發行代幣。

「當我在考慮這個區塊鏈的名字時,瀏覽了維基百科科幻文學下的很多條目,我認為以太坊這個名字聽上去很棒,裏面含有 ether 這個單詞,ether 指的是假想貫穿於宇宙中的無形的媒介物,荷載光波。」

他預期經驗豐富的密碼學者會把他的建議書撕成碎片,但結果是,所有讀過這一白皮書的人都對其優雅設計和雄心壯志所吸引。

20、在傳統經濟中,我們在消耗自己的時間與資源時,也必須花錢雇傭第三方來建立一點點信任,這是一種合法收保護費的騙局。

21、如果你是一位委內瑞拉公民,或者是一名土耳其記者,或者是來自敘利亞或緬甸的難民,通過區塊鏈技術,你可以掌控自己的金錢及身份,並能讓錢流通起來 ,這將給你帶來巨大幫助,甚至可能挽救生命。

而在美國人看來,可能會對這些問題難以理解,因為日常生活中花旗銀行、Visa 信用卡和西聯匯款等服務信手拈來,解決日常交易、追蹤流向全球各地的金錢。在此類強大的金融體系中,區塊鏈可能像是個後台服務。

22、時年 19 歲的V神在邁阿密首次公開發佈以太坊,引發轟動。「我們意識到這會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Charles Hoskinson 回憶到。

以太坊聯合創始人各司其職。擁有華爾街工作經驗的 Joseph Lubin 當時是首席運營官。「這是我們給自己封的一個愚蠢頭銜之一,」Lubin談到,「在這種詭異的開源項目中,這根本沒有任何意義。」Vitalik Buterin 自稱 C-3PO(《星球大戰》中的角色)。

23、聯合創始人們在公司形態這一話題上爭論不休,它應該成為由 ICO 或由風投支持資助的營利性實體?還是成為一家獨立監管的非營利性基金會?他們各自持不同的立場,有些人傾向於贏利,其他人傾向於非贏利。

24、Gavin Wood 回憶到:「當時有一種『共識』是Vitalik 是下蛋的金雞,客觀上大家也是這麼對待他的,感覺他像是火星來的外星人來幫助我們的,我對這種氛圍很反感。」

「當時演了不少戲碼,」Joseph Lubin 說,「情況變得極為複雜。」簡單的說,包括 Gavin Wood 在內的開發者要警惕市場派人物的動機和理念,後者認為這些程序員沒有商業敏銳度,缺少對賺大錢的渴望。

最終,他們選擇讓 Vitalik Buterin 自己拿主意。「我無疑是大家最尊重、最信任的那個人,超過了他們彼此之間的信任,這很不幸,是件悲哀的事情,我似乎是這個群體中最無害的那個人。」

「Vitalik 很單純,不太懂世界的險惡,」 Dmitry Buterin 說到,「他必須得接受很多的教訓,來了解人心的險惡。」

25、在邁阿密創始會議六個月後,全體創始團隊在瑞士楚格再次舉行了會議,這是以太坊全部聯合創始人第一次同時在一個房間內聚齊。Vitalik Buterin 經過一段時間的獨自斟酌,告訴 Charles Hoskinson 和另一位聯合創始人:他們出局了,以太坊將成為非贏利性基金會。

「那是我對以太坊治理過程扔出的幾個核彈之一,以太坊必須向全世界保持開源狀態,如果其核心是一個贏利性實體,可能會過度倒向中心化方向。」留下的幾位聯合創始人成立了非營利性的以太坊基金會,來資助以太坊網路的發展。

26、5 月,在紐約皇后區山頂一棟舊日的工業玻璃大廈中舉行的 Ethereal 中,出席峰會的很多人瀰漫著一種傳教士的熱情,他們要打造一個技術烏托邦,不依附矽谷的風投大佬、馬斯克等邪教式領袖和馬雲等大亨的金錢。以太坊基金會董事 Aya Miyaguchi 說到:「我們想改變世界,我們真的相信這一點。」

27、ConsenSys是 Joseph Lubin離開以太坊后,在紐約布魯克林創建的一家新機構和新項目孵化器,它孵化的項目都會在以太坊區塊鏈上運行。ConsenSys 是以太坊上去中心化應用最著名的開發者和推廣者,沒有什麼金槍魚或者科幻小說之類,主要是譬如房地產所有權、身份管理、文件認證、商品交易和法律協議等商業基本形態。Joseph Lubin 稱這是新的去中心化經濟基礎設施的萌芽狀態。

28、Joseph Lubin 刻畫出一個平行現實,然後鼓動人們稱能締造偉大奇迹。與 Buterin 類似,他拒絕在商業中神化其創始人,但現實世界似乎堅持給他貼上類似標籤。

粉絲筆下的漫畫形象中,Buterin 常被描繪成開著蘭博基尼的耶穌。如果他是區塊鏈的彌賽亞,Joseph Lubin 就是他的聖徒保羅,他同樣是孜孜不倦的傳播區塊鏈福音,專注於改變世界。他是一位真正的以太坊信徒,但他也是所謂企業級應用的倡導者,後者通常是在私有鏈上打造實際的商業應用,有望讓傳統企業有興趣通過區塊鏈技術削減原有的某些臃腫環節。

29、Joseph Lubin 試圖推動以太坊進入企業應用,遭到了很多批評聲音。 曾投入以太坊研發工作的康奈爾大學計算機科學教授 Emin Gün Sirer 表示。「要辯證看待邊緣的反文化群體推崇的部分與要為全體開發者支付賬單的群體的矛盾。一個吸引了網路朋克少年,另一個明顯對辦公室里的成年人更有吸引力。」

30、Joseph Lubin 成長於多倫多,他的父親是位牙醫,母親是位已退休的房地產經紀人。曾在普林斯頓大學學習電子工程專業和計算機科學專業。他記錄了室友間打牌時誰欠誰錢的紀錄,而這本詳細賬本,也促使這些室友在30 年後追隨 Lubin 的腳步投身區塊鏈繁榮行情。

31、2011 年,Joseph Lubin開始涉足比特幣投資,在 Slashdot 偶然看到中本聰的比特幣白皮書後,他開始了比特幣和區塊鏈新協議的研究,但最終還是V神的那份白皮書改變了他的生活。

「Vitalik 的白皮書是我讀過的最好的白皮書,」Joseph Lubin 說。他在2014 年新年多倫多聚會上第一次見到了 Vitalik Buterin。

32、「治理」是一個沉悶的詞彙,但在加密世界中它有著深厚的寓意。它牽扯到集體如何作出決策、誰來做出決策。每個區塊鏈網路作為一個技術、一個社區和一個社會實驗,都需要達成共識的行為。這是人類的一個問題,所以機制限定它反映機器工作的優先程度。

儘管最初的出發點是消除權力,但現實是,權力依然可能會滋生出來。我們一次次認識到技術解決不了人性的問題。

智能合約之父Nick Szabo 作為一名堅定的自由主義者,曾發推文稱:「區塊鏈治理通常只有三種形態:蠅王、律師、無情最小化。有人問為什麼是無情的,Nick Szabo 回應到:「要不然小孩子或者律師就勝出了。」

33、去年比特幣礦工和開發者就如何提高網路效率發生了衝突,部分人選擇了硬分叉,創建了新版本的比特幣,即比特幣現金,後者最著名的旗手算是一度被稱為比特幣耶穌的自由主義者Roger Ver,他聲稱加密貨幣的創造與車輪、發電和轉化器的發明一樣重要。Roger Ver 經常宣傳比特幣現金真正保持了中本聰的設計理念,那些反對者都是假的中本聰信徒。

34、在缺少正式等級制度的情況下,名望資本的影響力是至高無上的。取得名望影響力的主要途徑是在社交媒體和會議后的小組討論中舌戰群儒。加密社群的明星們為隊友站台、宣布其立場、譏諷其對手,等於你收到了不停轉換的號令。「我們的治理是內在社會化的,」Vlad Zamfir 談到,「人們與社群關係越密切,就有越多的權力,一種軟權力。」

35、「如果完全依賴我,以太坊社區不會長久生存。我認為正確的方式不是把我剔除,而是增加別的人來對我形成補充,未來能代替我。現在有越來越多強烈表達自己意願的核心開發者。我也試圖去鼓勵以太坊社區出現更多擁有話語權的人,我能做的一件事就是去容納他們。」V神曾這樣談到。

Hoskinson 也表示,「認為的權威和實際的權威變得模糊不清,Vitalik 沒有被選到任何職位,或者被授予任何實際的權力,但當他講話時,全世界有數以百萬人聆聽。」

36、去年有人貼出論壇聊天紀錄,稱 V神死於車禍,ETH 價格隨之暴跌。為回擊造謠, V神貼出了自己的一張照片,並將一個區塊鏈生成的時間戳寫在了一張紙上。

37、「Vitalik 並無任何權力,」 康奈爾大學教授 Emin Gün Sirer 對我說,他和 Vlad Zamfir 都批評了DAO:「Vitalik 不得不用垃圾交易阻塞以太坊網路,以拖緩黑客從 DAO 盜取代幣的速度。」

包括 Vitalik Buterin、 Emin Gün Sirer 和 Vlad Zamfir 在內的社區成員,爭論怎樣有效的回滾交易,即改變理論上不可改變的交易,讓投資給 DAO 的人們拿回損失的資金,其他人堅持稱他們這麼做違反了區塊鏈必須保持不變的原則。

38、Emin Gün Sirer 表示:「硬分叉是以太坊社區發生的最棒的事情。它表示以太坊對待錯誤非常認真。是採取實事求是態度而不是武斷態度。正確的事情優先於規則條文。」

39、加密世界中只有很一小部分人理解區塊鏈技術,他們就該領域各種重要的想法和術語進行著激烈的、對旁人來說難以理解的辯論。其他的人,只是裝腔作勢瞎扯。

40、一位曾見過 Joseph Lubin 和 Mike Novogratz 的投資人表示,就對區塊鏈的理解而言,「10 分算滿分的話,我猜測可以給 Joseph Lubin 打 8.5 分,甚至 9 分。Vitalik,我從未見過,我猜大概可以給 9.2 分。我自己可能得 2.5 分,或者 3 分。我的技術人員可能得 7 分。我見過幾個在加密貨幣領域工作的人,能得 4 分和 5 分。但我遇到的從外部領域進入這一行業的交易員,多數都不超過 2.5 分,甚至更低。」

41、現在只要貼上區塊鏈一詞的標籤,就很容易拿到錢,或者聽上去很高科技的樣子。這都成了眾所周知的笑料。貼上區塊鏈標籤的長島冰茶公司,根本沒採取任何實質行動去證明分散式賬本技術是不是推動含糖飲料銷售的靈丹妙藥,其股票價格已經漲了兩倍。

每隔幾周,就會有某個聽上去很傻的山寨幣開始 ICO。在某一天,寮國香蕉種植園發行了香蕉幣,其價格與每公斤芭蕉的價格錨定 ,過些日子,又出現了牙醫幣,其市值一度要超過 20 億美元。

42、去年 12 月, ETH 價格一飛衝天,一度上漲到1100美元,以太坊社區最熱門的 DApp 是虛擬寵物應用CryptoKitties(迷戀貓)。CryptoKitties的流行導致以太坊網路擁堵,暴露出以太坊基礎性能的薄弱,要改變現狀,幾乎意味著以太坊成為一個「變形金剛」,以太坊開發者堅持它會實現這種蛻變。

在今年 5 月紐約舉行的區塊鏈周里,Joseph Lubin 在不同時間、不同演講台上,回懟著多名質疑者的責難。

43、「末日博士」Nouriel Roubini發出了質疑聲:「加密貨幣 99% 的交易是在中心化的交易所完成的,Vitalik Buterin 被稱為仁慈獨裁者,所謂去中心化的論調都是垃圾。」會場想起了一些笑聲,也有人以噓聲回敬。Joseph Lubin 保持了一個禮貌的、但有些惡作劇的笑容,用他一貫的平和語調辯論稱,這些論調終將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Vitalik 現在沒有寫代碼了,現在有 10 個團隊正開展著你追我趕的競賽。」

44、面對質疑聲,Joseph Lubin 似乎樂在其中。他的言談舉止,自有歷史將證明魯比尼大錯特錯的自信。Gavin Wood 曾跟我說,無論他與 Joseph Lubin 有多少分歧,都毫不質疑 Lubin 是區塊鏈的真正信徒:「他好像吃了某種酸性物質,或者二甲基色胺,看見了光明的未來一樣。」

45、Jimmy Song :「當你是一家公司,你怎麼去中心化?區塊鏈成本昂貴、速度緩慢,你優化工具,不是解決問題的關鍵。你是在掄著大鎚找釘子,區塊鏈不是靈丹妙藥,不是撒上區塊鏈魔力水,然後就變變變了。」

Joseph Lubin :「那,我們再過五年,看到的還是只有比特幣 1.0?」

Jimmy Song :「今天加密世界的多數項目五年後已經化為烏有。」

Joseph Lubin :「如果能設定一定的標準,我和你可以下注打賭:你是錯的,押多少比特幣都可以。」兩人同意在推特上商討具體對賭條件。